童话故事百科

广告

小木克是谁?(上)

2011-11-24 14:28:49 本文行家:吕世春

在我亲爱的故乡尼采埃地方,从前有一个大家称为小木克的人。尽管我当时还很小,现在却还记得清清楚楚,我曾经为了他,给父亲打得半死。我认得小木克时,他已经是个老家伙了,可是他只有三尺多高;他的样子很特别,身子又矮又小,头部却比平常人大得多;他独自一个人住在一所大房子里,自己烧饭;

童话故事童话故事


 

在我亲爱的故乡尼采埃地方,从前有一个大家称为小木克的人。尽管我当时还很小,现在却还记得清清楚楚,我曾经为了他,给父亲打得半死。我认得小木克时,他已经是个老家伙了,可是他只有三尺多高;他的样子很特别,身子又矮又小,头部却比平常人大得多;他独自一个人住在一所大房子里,自己烧饭;他四个星期才出门一次,要不是中午他家烟囱冒烟,城里人真不知道他还在不在这个世界上;可有人晚上经常看到他在房子的平顶上来回踱步,从街上望上去,就只看见一个大人头在屋顶上来来去去。我和小朋友们都很顽皮,喜欢作弄人和取笑人,所以每当小木克上街,我们就像过节一样;我们在他门口集合等他出来;等到门一打开,先出来的是一个大头,包着比头还要大的缠头巾,随后才是小小的身体。他身穿一件破旧小大衣和一条宽大的裤子,腰系一条阔带,上面挂着一把长剑,长得使人弄不懂,究竟是木克挂在长剑上,还是长剑挂在木克身上。他一出现,我们的欢呼声马上响彻云霄,我们把帽子掷向空中,疯狂地围着他跳起舞来。小木克却一本正经朝着我们点点头,表示敬意,随即慢慢向街上走去,他的脚在街上噼啪噼啪响着,原来他脚上穿着一双又宽又大的拖鞋,这种拖鞋你在别的地方休想看到。我们小孩跟在他后面,一边跑一边喊:“小木克啊,小木克!”我们有时为了向他致敬,还冲他唱有趣的小曲呢。 小木克,小木克,住的却是大房子,四个星期出次门;乖乖小矮子,有个大头像座山;回过头来看一看,快把我们来追赶。 我们就这样经常和他开玩笑,我得承认,这对我来说是件很不光彩的事情,因为我对他玩笑开得最厉害,我经常去拉他的小大衣,有一次竟还去踩他的大拖鞋,害得他摔了一交。我当时开心得不得了,后来看到小木克朝我家里走去,才觉得事情不妙。他当真走进我家,呆了好些时候。我躲在大门旁看见我父亲送他出来。我父亲恭恭敬敬扶着他,到了门口又连连鞠躬和他告别。我心里非常害怕,躲在那里好久不敢露面;后来肚子饿得受不了,才规规矩矩低着头走到父亲跟前准备挨打。“我听说,你得罪了那位好木克,是吗?”他用了非常严肃的语气说,“我要讲一讲木克的故事,听了以后你就再也不会取笑他了;不过讲故事之前和讲故事之后你都得按照‘老规矩’ 受到处罚。”那老规矩就是拿起他那根长长的旱烟杆,把上面的玻璃烟嘴捻下来,然后不多不少狠狠揍我二十五下。他打完二十五下,便命令我仔细听他讲小木克的故事。小木克其实叫木克拉。他的父亲在尼采埃地方是一个很有声望的人。他的生活也很孤独,几乎和他儿子一佯。他很不喜欢这个儿子,因为他生得这 样矮小,感到脸上无光,把他关在家里,什么也不教他。小木克到了十六岁还是个惹人发笑的小孩儿,他父亲是个很严肃的人,经常责备他,说他早就该学点大人样子了,不能老是这样傻里傻气。木克的父亲有一天不巧摔了一交,摔得很重,不久就死了,撇下这个小木克,既没钱又什么也不懂。狠心肠的亲戚们把这可怜的孩子赶出了家门,叫他到外面去闯闯,寻找自己的幸福。小木克回答他们说,他已经做好了出门的准备,只求给他一套父亲的衣服。亲戚们答应了他。他父亲是个高大的胖子,这套衣服对他很不合适。但木克很快就想出办法来;他把太长的地方剪短了再穿上。但是那身衣服还是又宽又大,穿在身上怪得要命,后来他穿的衣服都是这个模样;那块大包头布,那条阔腰带,那条大裤子,那件蓝色的小外套,都跟他父亲当初留给他的一模一样,他当初就是这样一身穿戴,把那柄长长的大马士革① 剑系在腰带上,握着一根小木杖,出门游历去了。他高高兴兴出外漫游了一整天,想寻找到幸福。他每看到一块在太阳光里闪闪发亮的碎片,便小心翼翼拾起来,塞在怀里,以为这会变成最最珍贵的宝石;他看到远处一座伊斯兰教堂的圆顶像火光一样在发亮,他还看见一片湖光像镜子一样在闪烁。他满心欢喜地跑过去,以为来到了一处仙境。可是走近了一看,唉!这些幻象都消失了。这时他觉得饥肠辘辘,精疲力竭,似乎到了死亡的境界。他就这样走了两天两夜,又饥饿,又伤心,寻找幸福的信心丧失了;田野里的草根是他唯一的食物,坚硬的土地是他夜里睡觉的床铺。第三天早晨,他在一块高地上望见一座大城市,城墙上悬着半轮明月,房屋上闪耀着彩色的旗帜,似乎在向小木克招手。他喜出望外站住了脚,看出了神。“不错,小木克一定会在那里找到他的幸福,”他自言自语说着,竟忘了自己的疲劳,高兴得跳了起来,“幸福一定在那里,不用到别的地方去找了。”他打起精神,朝城市走去。那城市看起来很近,他却一直走到中午才到达。他的两条小腿实在累得不听使唤了,因此不得不在一棵棕桐树的荫影下休息一会。最后,他到了城门口。他整理一下小外套,裹好包头巾,松松腰带扣,把那柄长剑斜插在里面。随后他拍了拍两只鞋子上的尘土,握着小手杖,壮壮胆子走进城去。他穿过几条街道,可是没有一个人家给他开门,像他所想的那样向他喊道:“请进,小木克,来吃喝一点东西,让你的两条小腿休息一下。” 他走过一座高大华丽的房子,看出了神,这时一扇窗子突然打开了,有一个老太婆伸出头来,用歌唱的声调喊道: “请过来,请过来,我煮好了稀饭,准备了菜,请来喝个痛快:邻居们,请过来,我煮好了稀饭。” 这时房子的大门开了,木克瞧见一群狗和猫走了进去。他踌躇了一会, ① 叙利亚的首都,产刀剑。 不知要不要接受这个邀请。后来他决定还是进去。恰巧有几只小猫在他面前经过,他就跟在后面,他想小猫一定知道厨房在哪里。木克走上楼梯,遇见了那位把头伸出窗外的老太婆。她很不高兴地问木克要干什么。“你不是邀请大家来喝稀饭吗,”小木克回答说,“我肚子饿得厉害,所以也来了。”老太婆笑着说道:“你是从哪里来的,奇怪的伙计?全城的人都知道,我并不请什么人来吃饭,就请我喜欢的这些猫,有时还请邻居的猫狗来给它们作伴,正如你现在所看到的那样。”小木克告诉老太婆,自从他父亲去世之后,生活怎样艰苦,请允许他今天和猫一起吃一顿饭。老太婆听小矮子说得可怜,心就软了,便留他作客。等到他吃饱喝足恢复精力之后,老妇人对他又仔细观察了半晌,这才说道:“小木克,那你就留在我这里干活吧,活一点也不累,你会过得很好的。” 小木克觉得猫食很好吃,便答应了下来,做了阿哈夫契太大的佣人。他的工作很轻松,阿哈夫契有两只雄猫和四只雌猫,小木克每天早晨给它们梳毛,搽香油;太太出门,他得照顾那些猫,吃饭的时候,把饭碗端到它们面前,夜间把它们安置在绸子做的软垫上,盖上绒被。家里还有几只小狗,他也得侍候,不过不像侍候猫那样费事,因为阿哈夫契太太只是对这些猫爱护得像亲生孩子一样。小木克在那里还是过着孤孤单单的生活,和在老家差不多,除了那位太太,他整天看到的不是狗便是猫。开头,小木克过得还不坏,他吃得饱,工作不多,老太婆对他也很满意。后来那些猫渐渐放肆起来,老太婆一出门,它们就像发疯一般在房间里乱蹦乱跳,把东西弄得乱七八糟,还打碎了一些细瓷碗盏。可它们一听到楼梯上有老太太的脚步声,便赶紧跳到软垫上躺下,还摇着尾巴欢迎她,装出一副没有闯祸的样子。阿哈夫契太太看到房间里乱七八糟,便生气了,责怪木克,不管木克怎样辩解,她只相信自己的猫,以为这些猫要比佣人可靠得多。小木克非常伤心,他在那里没有找到幸福,便决心不再替阿哈夫契太太做帮工。可他上次出门,尝够了身上没有钱的滋味,所以他想先把主人一再答应他而始终没有给他的工钱搞到手。阿哈夫契太太家里有一间房子老是锁着,里面是什么样子他没有瞧见过,不过他常常听到老太太在里面叽哩咕噜,不知搞些什么名堂,他想弄到旅费,自然而然想到那房间里说不定藏着财主。可是那扇房门锁得紧紧的,他没法进去。一天早晨,阿哈夫契太太出门去了,一只小狗忽然来咬他宽大的裤子,好像要他跟着它走。原来那只小狗经常受到主人的虐待,小木克却非常爱护它,因此小狗跟他很亲热。木克喜欢跟小狗玩,便跟着它走。瞧,小狗把他带到阿哈夫契太太卧室里的一扇小门跟前,那扇小门木克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时正半掩着,小狗走了进去,木克跟在后边。出乎他意外,他发现那就是他想进去的小房间。他心里别提有多么高兴啊!他四下里探索,想找到钱,可是很失望,到处都是破旧的衣服和奇形怪状的器皿。其中一件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一只水晶罐子,上面刻着美丽的花纹。他把它拿在手里,转来转去,仔细察看。不料他没有注意到罐子上面有一只盖子没有盖紧。那盖子掉在地上,打得粉碎。好一阵子小木克吓得不敢动弹。现在他的命运决定了,他必须赶快逃走,否则老大婆会把他打得半死的。他决心去旅行,但是他还向四周打量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好在路上使用。他忽然看见一双其大无比的拖鞋,这双 拖鞋虽然不好看,可他自己那双已经不能再穿了,而且他觉得穿上这双大拖鞋,人家就不会当他是小孩了。于是他赶快脱下自己那双小鞋,把脚伸进了大拖鞋。房间角落里还有一根狮头手杖,他也随手拿了,匆匆走出房间。他慌慌张张到自己的房间里去,穿上小外套,带上父亲的头巾,把长剑插在腰里,便跑出屋子逃到城外去。他出了城,害怕老太婆追上来,拼命地向前跑,直到跑不动了,才想停下来休息一下。他长那么大了还没有跑得那么快过,他觉得好像有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在拉他向前,没有法子停下来。最后他才明白,原来那是拖鞋在作怪,拖鞋在带着他向前飞驰,他想尽方法要停下来,可就是停不下来。最后他毫无办法,只得学马夫的腔调呛喝道:“吁——吁,站住!”拖鞋停住了,木克精疲力竭倒在地上。他对这双拖鞋喜欢得了不得。他觉得在老太婆那里没有白干活,这双拖鞋可以帮他到世界各地去寻找幸福。尽管小木克万分高兴,还是睡着了,他那小小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了那沉重的大头。他在梦中又见到那只帮他找到这双拖鞋的小狗,小狗对他说:“亲爱的木克,你还不明白那双拖鞋有多神奇。听着,你只要穿上它用脚后跟把身体转三圈,你就可以想到哪里就到哪里。你用这根手杖还可以去寻找财宝。遇到有金子的地方,它会在地面上敲三下,在有银子的地方,它会在地面上敲两下。”小木克做了这样一个梦醒来之后,觉得很奇怪,决心马上试它一试。他穿起拖鞋,提起了一只脚,用另一只脚后跟转了一圈,结果小木克跌倒了。你想想,穿这样一只其大无比的拖鞋转三圈,一上来谁也办不到,况且木克有一个沉重的大头,要想平衡身体就更难了。可怜的小木克一连摔了好几次,不过他并没有吓倒,还是试了一次又一次,终于他能站在鞋跟上像轮子一样旋转了,这时他心里想到附近一个大城市里去——那双拖鞋立刻带着他升向空中,像疾风一样穿过白云。小木克还没有定下神来,已经站在一个很大的市场上了,那里摆着不少货摊,人群川流不息。他起先在人群中走来走去,后来想想觉得不如到一条清静的街道上去为妙,因为市场上时常有人踩住他的拖鞋,好几次差点把他绊倒,还有他那柄长剑也时常碰痛人家,差点挨打。小木克一本正经考虑起来,怎样才能搞到钱。他虽然有一根手杖,可以指出埋藏财主的地方,可是怎么能一下子就找到呢?当然不得己的时候,他也可以在人家面前显显自己的本领赚一点钱,可是他不肯做这样丢脸的事。最后他想到自己能跑得很快,说不定能靠这双拖鞋谋生。他决定当一个信使。他想,城里的国王一定会付最高的工钱,于是就来到了王宫门前。守卫问他干什么。他回答说;想找工作。守卫带他去见奴隶总管。他向奴隶总管说明来意,还恳求总管派他到国王的信使队里面去工作。奴隶总管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一遍,说道:“什么,凭你这两条不到一尺长的小腿,要当国王的信使?快滚开,我没有功夫来和一个傻子开玩笑。”小木克再三向他说,他不是在开玩笑,他是真心实意来谋这份差使的,他可以跟任何一个跑得最快的人较量较量。奴隶总管觉得这事很可笑。他吩咐小木克准备晚上参加一次赛跑,让他先到厨房里去饱饱吃喝一顿。奴隶总管向国王报告了小矮子的事,说明了自己的安排。国王喜欢寻开心,听到奴隶总管留下小木克取乐,感到很高兴。他命令奴隶总管就在宫廷后面的一个大草坪上举行比赛,要让王公大臣们快活快活,他还一再嘱咐奴隶总管,要好好照顾小矮子。国王把这事告诉 了王子和公主们,让他们晚上去看好戏。王子公主们又把这事告诉了他们的佣人和侍女们。一到夜晚来临,大家都已经等在那里看好戏了。凡是长着两条腿的人,都拥到草坪上来。那里已经搭起了一个看台,准备观看说大话的矮子怎样赛跑。国王和他的子女们都已经在看台上就座,小木克走到草坪上,向贵人们深深鞠了一个躬。大家看到这样一个小矮人都齐声发出哈哈大笑来。他们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一个怪物。小小的身体上长着一个巨大的头,小小的外套下面是一条宽大的裤子,阔大的腰带上插着一把长剑,一双小脚上却套着一双又宽又大的拖鞋。看到这种滑稽的样子,谁也禁不住要放声大笑。小木克却一点也不惊慌。神气活现地撑着一根小手杖,站在那儿等候他的对手。奴隶总管根据木克自己的愿望,选出了一个跑得最快的人跟他比赛。那人站到小矮子身旁静候号令下来。公主阿玛查按照预先约定,把面纱挥了一挥。两个竞赛者就像两支箭向靶子飞去一样,在草坪上疾驰起来。起先,木克的对手领先了一大段,可是木克借助拖鞋的力量,很快就赶上和超越了他,那人气喘吁吁地还在跑的时候,木克早已到达了终点。这时观众一个个惊讶得目瞪口呆,等到国王鼓起掌来,大家才欢呼道:“小木克赢了,小木克赢了!” 有人把小木克带到国王跟前;他向国王下跪道:“国王万岁,在您的面前我已经表演过我的一项技能,请允许我在您的信使队里得到一个职位。” 国王却对他说:“不,我要你做我的亲随信使,永远留在我身边,亲爱的木克,我每年给你一百块金币作为工钱,你可以和我的一等仆人同桌吃饭。” 木克以为他终于找到了寻觅己久的幸福,心里非常愉快。他对国王的特殊恩宠非常感激,国王交给他十万火急和最最秘密的信件,他都能迅速地送达。别的仆人们对他很不满意,他们不甘心被一个除了跑得快别的事什么也不懂的矮子夺去主人的恩宠。他们想方设法排挤他,说他坏话,可是没有用,国王对小木克越来越信任,还把他提升为机要总信吏。木克看出那些人在背后捣鬼,可他并不设法报复,他的心地实在太善良了,不仅如此,他还想使那些恨他的人需要他,喜欢他。这时他想起了那条小手杖,他因为过得很幸福,差点把它完全忘掉了,他想,要是能找到一点财宝送给这些先生们,他们也许就不会再仇视他了。他还听说过,国王的父亲,曾经由于敌人侵入国境,把许多财主都埋藏在地下;当初老国王忧伤而死,并没有把这件事告知他的儿子。于是木克带着手杖经常在各处散步,希望有一天找到老国王埋藏钱财的地方。一天晚上,他偶然走过御花园一处隐僻的地方,忽然觉得手里的小手杖在动,一连向地面敲了三下。他立刻就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就拔出长剑,在树上划了记号,蹑手蹑脚回到宫里;他要来一把铁锹,等到天黑,就去干起那件大事来。可是掘宝这件事谈何容易!他的两条臂膀软弱无力,那把铁锹又太大、太重:他足足干了两个小时,才挖了一两尺深。最后,他的铁锹碰到了一样硬的东西,发出锵锵声。他使劲再挖,终于挖出一个大铁盖。他跳到坑里去看,只见铁盖下面真是一个装满金币的大罐子,可惜他气力太小,没法把罐子起出来。他只得在裤子和腰带里尽量多塞一些金币,还脱下小外套兜了满满一兜;随后盖好大罐子,这才带了大量金币回去。要是他脚上没有穿拖鞋,他准会让这些黄金压得寸步难行的。他总算没有让人察觉,回到了自己的房 间,把金币藏进了沙发的软垫底下。小木克得了许多金币便以为可以让宫中仇恨他的人变成喜欢和热烈拥护他的人了。这一点充分说明善良的木克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要不然他就不会认为金钱可以买到朋友了。唉!要是他当时把拖鞋擦擦干净,背着金币逃出王宫,那倒好了!小木克把金币一大把一大把分送给奴仆们,宫中那些没有拿到金币的奴仆却更加嫉妒了。御厨房总管阿胡利说:“他在造假金币。”奴隶总管阿赫梅特说:“这些钱是他从国王那里花言巧语骗来的。”司库官阿尔沙茨是木克最凶狠的敌人,他盗窃过国王的金库,为了掩盖他自己的罪行,就嚷嚷开了:“这钱是他偷来的。”他们为了搞清这件事,商量了一个办法。有一天掌酒官柯尔舒兹装出一副十分伤心和懊恼的样子走到国王面前。果然引起了国王的注意,国王问他,什么地方不舒服。“唉!”他回答说,“我正在伤心失去了主人的宠爱。”国王对他说:“你在胡说什么,柯尔舒兹朋友?从什么时候起我不把恩宠的阳光照在你的身上?”掌酒官说,国王把成堆的金币赐给那个机要总信使,我们这些忠诚可怜的奴仆却什么也得不到。国王听了非常惊讶,便叫人把小木克分送金币给大家的事详细讲一讲,那些密谋陷害小木克的人轻而易举把他陷害成盗窃金库的嫌疑犯。司库官心里更是暗暗高兴,因为他本来就无法交出金库的帐目。国王命令暗中密切监视小木克的行动,要尽可能当场逮住他。小木克因为慷慨施舍,很快把金币都花光了,便又拿着铁锹偷偷走进御花园,想从秘密的宝库里再取出一些金币来,不料卫兵们在厨房总管阿胡利和司库官阿尔沙茨带领下远远地跟在后面,他刚把金币从罐子里取出来,想兜在小外套里的时候,他们突然向他冲去,把他绳捆索绑,带到国王面前。国王由于吵醒了他的好梦,心里很不痛快,因此对待机密总信使十分不耐烦,吩咐立刻进行审讯。这时藏金币的罐子已经挖了出来,连同铁锹和装满金币的小外套全都放在国王面前。司库官报告,木克想把装金币的罐子埋进土里才被当场抓获的。国王问木克这是不是事实,又问他,这些他准备埋进土里的金币是从哪里来的。小木克说,这罐子是他在花园里发现的,他不想把它埋进土里,而是想把它从土里挖出来。在场的许多人都对他这种辩白高声大笑。国王认为小矮子在说谎,勃然大怒起来,喝道:“什么,混蛋!你以为我就这样愚蠢吗,你偷了我的钱,还想欺骗我?司库官阿尔沙茨!你认一认这些钱是不是金库里的?” 司库官回答说,他一向忠于职守,不久前,国王金库里少掉了大量金币,比这还要多,他可以起誓,这些金币正是从金库里偷走的。于是国王下令把小木克用铁链锁起来,关进钟楼,还命令司库官把黄金拿去,归还金库。司库官对这件事这样结束,满心喜欢。他私吞了这一罐金币,在家里把这些黄灿灿的金市数了又数;那个坏蛋没有把罐底发现的一张纸条报告国王,那张纸条上写着: “由于敌人侵入我国,我把部分财宝埋藏在这里;不管谁发现了它,不把它立刻交给我的儿子,就会受到我的诅咒。国王沙地。” 小木克在监牢里动脑筋;他知道,盗窃国王的东西是要处死刑的,可他又不肯把小手杖的秘密告诉国王,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吕世春喜欢文学,喜欢沉醉在童话的世界里,用纯净的目光去捕捉生活中的闪光点,用勤奋和智慧为孩子们打造一个优美的故事小屋,孩子们可以从故事中品味生活的甜美和成长上所要经历的挫折。开启孩子们的智慧,引领他们的好奇心,让孩子们迈向社会脚步更加从容,让孩子们的童年更加美好、幸福!